RSS
房产工程

广州南建土木分包商垫款付清工人工资 自己被欠60万元讨不到
来源:转 网 作者:含 糊 时间:2020-12-10

  来源:南方曝光台

  项目验收完成已经快三年了,林晓俊想尽办法,还是没拿到36.6万元的尾款。

  2016年9月,汕头人林晓俊从老乡吴松真手上拿到一个分包工程,给广州花都区的万达文化旅游城(以下简称万达文旅城)1期住宅楼安装煤气管路。

  林晓俊带着十几个工人做,每月都发工资。当时还是学徒工的陈扬招印象很深,他跟着师傅做,每月能拿约6000元,“有时总承包商的钱不到账,林晓俊就自己凑钱,最多晚三四天也一定发工资。”

  2018年1月,工程完成验收,双方核对,林晓俊共应收款139.7万余元。他与工人结清工资,还发了春节红包,可余款却迟迟不到账。“到2018年4月,我收到最后一笔5000元后,再未收到过钱。”林晓俊说,对完账一共收到103万元,还差36.6万元没有结清。

完工后,吕荣核算的工程款约99万元。完工后,吕荣核算的工程款约99万元。

  另一分包商吕荣告诉记者,他应收款共约99万元,只结了76万元,还剩约23万元。对他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做工程给工人结工资、包食宿,垫钱是常事,但迟迟收不回尾款,周转便告急,吕荣说,“前面的坑先垫上了,后面的洞怎么办。”

  林晓俊和吕荣的尾款一共约60万元,两人抱团,一起讨薪。

  合同纠纷拖延2年,仲裁获胜仍不偿清尾款

  吴松真表示,广州南建土木工程集团(以下简称“广州南建”)是他们的挂靠单位,他们借广州南建的资质,与广州万达文旅城签订了住宅1期的燃气工程合同,工程款1650万元。

吴松真挂靠广州南建与万达签订的燃起加装工程款达1600万。吴松真挂靠广州南建与万达签订的燃起加装工程款达1600万。

  对于拖欠尾款,吴松真承认具体款项。他解释称,工程验收时,恰好赶上融创收购了广州的万达文旅城,项目换了负责人,迟迟未能完成结算,还差约360万元的余款没有结清,所以没有钱给分包公司。2019年初,吴松真提请了合同仲裁。

  除了工人工资,吴松真还拖欠管路仪表商的货款。供货方重庆界石仪表起诉了吴松真,庭外调解后,领到了万达垫付的55万元尾款。

  期间,林晓俊和吕荣希望吴松真能先借钱垫付,均无果。

  今年6月,广州南建在仲裁中胜诉,获赔约305万元的工程尾款和180万元的违约金。钱到了广州南建的账户,分包商依旧拿不到钱。

  吴松真称,广州南建以项目有较多合同纠纷为由,拒绝放款。

  挂靠单位愿意支付尾款,总承包商却不同意

  无奈之下,林晓俊和吕荣只能找广州南建讨说法。今年7月,他们和吴松真、广州南建代表三方去了龙洞街道的人社部门调解,工作人员建议,广州南建先支付拖欠尾款。

  林晓俊回忆,广州南建表示愿意先支付林、吕二人的尾款,但要求吴松真签一份收款证明,而吴松真并未同意。

  对此,吴松真称,也愿意广州南建偿清分包商尾款,但要求广州南建提供一份剩余款项的放款方案。

  广州南建和吴松真之间有何纠纷,林晓俊不得而知,“但我们的尾款已成了他们博弈的筹码。”

广州万达结清了吴松真的尾款,林、吕二人却拿不到钱。广州万达结清了吴松真的尾款,林、吕二人却拿不到钱。

  记者致电上述广州南建代表,对方表示11月已离职,事件并未有进展。对此,广州南建的法人代表林锦嘉称,在一份材料商合同上,吴松真涉嫌私刻公章,已向警方报案,故暂冻结款项。吴松真对此并不认可,“这是他们不还钱的借口”。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0月26日,广东省人社厅公布2020年第三批拖欠农民工工资企业“黑名单”,广州南建在承接肇庆市一工程项目时,拖欠395名工人1333.48万元,而被列入其中。

  【记者】 刘珩 朱红鲜 梁文悦


(责任编辑:hjr)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闽ICP备17012398号 Copyright · 1999-2016 海西质量网 ZLW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郑重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本站转载的文章及图片,其版权均由原作者或原刊载媒介拥有。 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根据有关规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主办单位: 福州万里行文化传播公司
地 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华林路139号屏东大厦十四层
电 话:(0591)87862834 传真:(0591)87867959 邮箱:2714440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