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中国质量万里行·在行动

深陷网贷的年轻人:有人炒比特币有人借贷炒股 最后只想睡个踏实觉
来源:转 网 作者:含 糊 时间:2020-12-24

  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世界上就只剩下你和购物天堂,这难道不是最棒的感觉吗?

  截至12月24日,豆瓣“负债者联盟”小组已有近3万名成员。

  有人针对11月份的所有新发帖、回复贴进行统计,涉及到负债金额的共有588个账号,总负债金额为1亿7724万元,人均负债金额达到30万元。

  排名靠前的负债原因是超前消费、游戏,其次是创业、破产、投资失败。在“负债者联盟”,他们互相交流鼓励,尽早还完网贷上岸是大家共同的目标。

  “仿佛用的不是自己的钱”

  在男朋友眼里,吴涵是一个家境宽裕、努力上进的女孩。只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吴涵不让他看自己的手机——不是与他人关系暧昧,而是怕男朋友发现自己手机里的一个个货款软件。

  22岁的吴涵高中毕业后用上了花呗,今年大学刚毕业。大学时期,她每月生活费平均2500元,花呗里的额度最开始为2000元,大部分被她用来吃喝和买衣服。

  2018年寒假期间,在外地实习租房时花呗逾期,吴涵的手机收到某贷款商发来的可提供贷款的短信,刚好缺钱的她就立马下载了,“给了5400元的额度,当时心里想等发了实习工资马上就把它补上,然后再也不用了。”

  这笔钱吴涵后来不仅没有还上,反而越陷越深。四个月后,吴涵的一位好友在校外租房,准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她觉得在寝室复习效率低,便与好友一同租了一套房子。对于这笔开销,吴涵没有告诉家人,她知道家里肯定不同意。为了弥补这项消费,她下载了第二个网贷软件。

  用吴涵自己的话说,接下来的日子可谓“奢靡”。她隔两三天就要到饭店消费,每天点外卖花一两百元是常态。2019年9月底,她不仅把贷款的钱花完,家里给的学费也被挥霍一空。

  接到催收电话的那一刻吴涵慌了,电话那头威逼的口气让她害怕,她以学习上用钱为由从父母那拿到了5000元,暂时还了一部分款。

  “2019年11月,学校开始清查学费,班长来问怎么没交学费,我一下子激灵了。”吴涵算了一笔账,加上欠的学费和所有的贷款平台欠款,负债超过6万元。“我还是个学生啊。”谈及过往的借贷经历,她懊悔不已。

  消费的魔力让一些年轻人无法抗拒,刷信用卡吃喝玩乐已成为习惯。

  和吴涵一样,刘勇的负债也是从信用卡、网贷开始的,对他们来说,钱来得又快又容易。

  刘勇在大学实习期间办了人生中第一张信用卡,实习结束后他犒赏自己去厦门旅游。他第一次刷信用卡是为了支付高铁票,“内心五味杂陈,仿佛不是在用自己的钱一样。”

  厦门旅行期间,刘勇用信用卡消费了3500元。有了第一次,便很快有第二次、第三次……这种超前消费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他想到要多办几张卡,增强这种快感。他也感到还债的压力,为此想到买股票快速赚钱来还债,即使股票挣了将近两万元,他也没用来还债。消费的魔力让他无法抗拒,刷信用卡吃喝玩乐已成为习惯。

  电影《一个购物狂的自白》中的台词道出了一部分负债者的心声:刷完卡后这些东西都归你了,买完东西后的那种愉悦,世界上就只剩下你和购物天堂,这难道不是最棒的感觉吗?

  2020年是刘勇参加工作的第三年,为了还债,他又接触了网贷,从网贷平台借钱再还到信用卡,两边倒腾。另一边,股票亏损已达10万元。陷入网贷漩涡的刘勇梳理出欠款明细单,最终的负债达到25万元,其中网贷消费占了一半以上,涵盖分期乐、携程、美团、花呗、借呗、京东白条等多个网贷产品。

  疯狂的超前消费

  王晨和男朋友相恋两年,最近都没有上班,因为超前消费,两人分别负债近8万元。王晨觉得,自己如今债台高筑是被男朋友拉下水。

  疫情期间,男友没有上班,带着王晨吃喝玩乐,她沉醉其中,后来索性跟着男友一块辞职靠借贷消费生活。

  “他一直跟我说没问题,欠得不多可以还。”王晨认为自己负债是因为前期帮男友还贷,平均每次还款都是3000元以内。两人产生债务后,每到还款时到处借钱是必备的动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她想上岸,催促男友去找兼职或者上班,并且准备和家里坦白,想办法把网贷欠款还清。但男友对此予以拒绝,两人为此多次争吵。

  超前消费在负债者圈子里非常普遍。

  “90后”王杰此前在深圳金融行业工作,和很多负债的年轻人一样,他的超前消费也很严重。向周围的朋友都借了一遍钱后,他接触上了网贷。

  他记得最高的一次消费是一晚花了两万多元,那是和一群金融圈的朋友聚会,好面子的他一下点了一瓶一万多元的酒。

  那段时间他和客户在谈一个项目,如果谈好能赚一笔钱,他总想着事成之后就能还上网贷。结果是一边借贷,一边提前消费。2018年末,深感颓废的王杰统计,通过网贷、信用卡和朋友的借款,他背负了近13万元的债务。

  吴涵的消费欲望也在不断膨胀,用她自己的话说,“花钱大手大脚是从借贷消费后开始的。”

  与很多人贷款购买名牌产品的高消费不同,吴涵除了一个2000元的包包外,其他花费都在吃穿上面。“比如点外卖,想吃主食又想吃零食,于是都点了;有时候我想吃米饭又想吃粉,我就会各买一份,各吃一半然后丢掉;点奶茶的时候满20元起送,我一个人直接点两杯,喝不完就丢掉。”

  吴涵说自己是那种花150元去吃一顿火锅会毫不犹豫,但是花150元买条裤子却会考虑很久的人。她对化妆品不感兴趣,买的都是一些便宜衣物,只是买来之后发现不满意会接着再买。“一柜子便宜衣服都不喜欢,无限循环买买买。”这些看起来不大的数额经过一次次累积,让她背上了沉重的负债。

  冲动的惩罚

  负债的羞耻感成为陈晶的难言之隐。

  每月超过5000元的还款让月收入只有3000元的她痛苦万分,本来想找朋友借或者找个理由向父母要,但她不敢坦白,不是怕被骂,是怕见到他们失望的眼神。

  25岁的陈晶是独生女,在四线小城市工作。2015年,她第一次接触网贷是为了买新手机。在一款应用平台里,她发现不仅可以分期付款,还可以借钱。一开始借多少还多少,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借的钱也越来越多。消费没有规划加上创业借款,结果让她越陷越深,至今负债超过10万元。

  负债压力摧残着她,头发经常一掉一大把。她时常在阳台上站很久,想到那些负债的数字,手也会不自觉地发抖。她感到无助,也没有食欲,有时候一天只吃一个苹果、一块面包。上班也不想和同事说话,满脑子想的都是还款的事情。“感觉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她现在只想找个兼职,增加收入偿清债务。

  甚至有人因为接受不了另一半的高额负债而提出离婚。

  “海龟”张丽是一名教师,丈夫在银行工作。两人于2020年9月结婚,新婚不到两个月,她发现丈夫网贷欠款近50万元。

  张丽最早是在3月份偶然得知丈夫有网贷,当时丈夫只告诉她,自己负债14万元,这笔钱后来通过哥哥还上了。11月,两人参加朋友喜宴,丈夫喝醉后,张丽在照看的过程中发现对方手机里显示的一条还贷信息。那天晚上她一宿没睡,查找了丈夫手机里所有的App,将贷款数额一笔笔记录下来,一共近20万元。

  因为担心丈夫欺骗自己,张丽要求查看银行征信,多次逼问后丈夫终于坦白还有25万元债务。欠债原因是,起初炒股尝到甜头,亏损后借贷炒股结果越陷越深。张丽后来才知道,2018年丈夫还开始炒比特币,一发不可收拾,“输得越多,越想赢回来”。

  婚后丈夫每月的工资都用来还贷,还的还只是利息。事情发生后,公公特意写了封信向张丽道歉,请求她不要放弃,给一次改过的机会。张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离婚,除了负债,丈夫并不大男人主义、人际关系好,几乎没有太大的缺点。

  朋友、家人得知张丽的丈夫深陷网贷泥潭后,震惊之余流露出的都是伤心和失望。丈夫本人也懊悔不已,他请求张丽原谅自己,但她深感不安,觉得继续跟对方在一起风险太大。

  “万一以后有了孩子,他还是这样,突然发现有一笔外债,那我又应该怎么办呢?”经过思想挣扎后,张丽提出了离婚。她说自己不恨他,只是失望了。

  不少人在网贷逾期后遭遇“野蛮”催债,他们在遭遇催债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上岸之路

  在豆瓣、知乎上,搜索负债等关键词可以看到很多帖子。在一个名为“负债抱团取暖”的QQ群里,“90后”超过600人,占到总人数的一半以上,大家谈论最多的是如何应对贷款逾期催收及征信等问题。群里不少人在网贷逾期后遭遇“野蛮”催债,催收人员甚至连番拨打家人和朋友的电话,也有人收到律师函。

  一些人遭遇催债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吴涵也很焦虑,她对身边人隐瞒了自己的负债。她很怕男友看到手机里的贷款软件,想在负债担子卸下那天再告诉他。

  在花完学费后,吴涵又向父亲要了一万多元。经历过还贷的折磨后,她终于有了危机感,找了一份兼职开始存钱。她把过年的压岁钱和平时的零花钱都拿来还债,到现在她仍欠一万五千元。

  吴涵认为,相比借贷数额巨大的负债者,她是幸运的。她觉得自己是乐观且愿意努力的人,如今已经开始工作的她给自己算了一笔还贷账,“到手七千多,交房租两千,还剩五千多,计划每个月还两千五左右,大概半年还完。”她也意识到,除了还债,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要养成攒钱和理财的习惯,“否则我永远逃不出这个怪圈。”

  王杰的上岸之路从2019年开始,那年刚过完年他找了份销售工作,因为在家住、公司管吃,所以生活基本没有开销。刚开始,他每月向没借过的亲戚、同学借钱还款,再加上自己的工资,控制开支后勉强能维持月供。2019年,他每个月都焦头烂额,要抽时间想怎么还款,口袋里经常连一百元钱都没有。

  对王杰来说,最难熬的日子已经过去,他现在的月收入可以覆盖月还款,不用再到处借钱。12月8日这天,王杰还负债2万元,他在网贷软件的隐秘角落找到了注销的渠道。他已经注销了三个网贷账户,预计自己再有两个月就能清除所有债务。“回头想想还是脚踏实地的好,提前消费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没用。”

  陈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也终于鼓起勇气向父母坦白。她还是不敢直接打电话,而是选择了发微信。父母看到消息后立马回电话安慰她,表示一家人要一同度过难关。坦白后,陈晶心中的石头暂时落地了,她也从最初的羞于开口到现在敢于把欠债金额一笔一笔读出来。

  她和父母沟通的次数越来越多,每天下班后她还摆起了地摊卖袜子等生活日用品。一家人齐心协力3个月,欠款从最初的10万变成了6万,看着数字每个月减少,陈晶很感慨自己朝好的方向变化。有负债的朋友来向她请教,她的建议是要保持好的心态、尽快坦白,寻求帮助,“千万不要以贷养贷。”

  有人在“负债者联盟”小组里提问“当你还清负债的时候,最想做的是什么?”,不少负债者纷纷在问题下回应,有人说“再也不借钱消费了,可买可不买的不买,只买必须买的,不追求高品质。”也有人答:“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想的那种,好好睡个踏实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涵、王晨、刘勇、陈晶、王杰、张丽为化名)


(责任编辑:hjr)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闽ICP备17012398号 Copyright · 1999-2016 海西质量网 ZLW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郑重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本站转载的文章及图片,其版权均由原作者或原刊载媒介拥有。 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根据有关规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主办单位: 福州万里行文化传播公司
地 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华林路139号屏东大厦十四层
电 话:(0591)87862834 传真:(0591)87867959 邮箱:2714440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