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中国质量万里行·在行动

雷克萨斯被罚8700万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合理吗?
来源:转 网 作者:含 糊 时间:2020-01-06

  ■本报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在2019年车市进、销、存三大体系共克时艰的当下,多数人都没想到,长期坐拥进口车利润之冠、在华风头无二的雷克萨斯,年底会以收到一份8761万元的巨额罚单收场。

  2019年12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方网站发布了由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具的,有关丰田(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垄断案件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由于丰田旗下豪华品牌雷克萨斯在汽车销售中存在价格垄断行为,丰田中国被判以罚款8761.3万元,并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

  罚金仅为年度利润2%

  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垄断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1号文显示,此次当事人主要违规行为涉及两方面,一是当事人与经销商达成了限定经销商网络报价和部分车型整车转售价格的协议;第二,当事人实施了限定经销商网络报价和部分车型整车转售价格的协议,当事人通过多项管理措施实施价格控制,而经销商执行了当事人的价格要求。

  监管部门调查,2015年6月至2018年2月,雷克萨斯涉案区域销售经理通过召开经销商会议、巡店、微信通知等方式,要求江苏省内经销商在互联网平台(汽车之家、易车网)销售雷克萨斯汽车时,统一按照各车型建议零售价进行报价,经销商不得擅自降低网络报价。

  2016年至2018年3月,当事区域销售经理通过召开地区协力会、微信通知等方式限制经销商销售雷克萨斯ES200、ES300h、NX200、CT200、RX450、NX300、LX570、LS系列等重点车型最低转售价格。

  例如,RX450最大优惠幅度不得超过建议零售价的6%,ES200精英最低开票价为273000元,ES300h舒适型轿车最低开票价为353000元,NX200锋行型最低开票价为288000元,NX300、LX570、LS系列均要求新款上市时不得出现现金折扣。涉及苏州、无锡、常州等多个地区,超12家经销商。

  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出,当事人凭借自身优势地位及严格的管理措施,具有较强的约束力,限制了市场竞争,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对经销商来说,剥夺了自主定价权,使资源无法得到合理配置,侵害了经销商的合法权益;而对消费者来说,被迫去接受非竞争形成的价格,承担更高的购买成本,失去了自由选择权,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利益。

  依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遂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并决定对当事人处上一年度(2016年度)销售额2%的罚款,即8761.31万元。

  对于此次处罚,丰田中国回应“接受处罚,认真整改”。雷克萨斯则表示已经进行了彻底整改,今后也会采取一切措施杜绝类似行为再次发生。

  纵向垄断的隐蔽性

  据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内部人士表述,对大部分消费者来说,无论是横向垄断,还是纵向垄断都比较陌生。简而言之,都生产同一类产品,有竞争关系的公司合作就是横向垄断,而同一产品有上下游交易关系的生产商和经销商合作就是纵向垄断。

  相比横向垄断,纵向垄断具有更大的隐蔽性,此前在汽车市场也较为普遍。自2014年反垄断开罚以来,东风日产、奔驰、奥迪以及长安福特等均因价格垄断吃过罚单,分别处以1.233亿、3.5亿、2.5亿和1.628亿。2019年6月5日,长安福特就因实施纵向垄断协议依法被处罚1.628亿元,雷克萨斯是2019年第2家因价格垄断被罚的车企。

  长期以来,车企对经销商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对下游经销商的价格控制已成为普遍行为,对不同区域、不同经销商实施了不同的价格控制。

  依据《反垄断法》,雷克萨斯实施的是纵向垄断,简而言之就是“上游供应商禁止下游分销商贱卖商品的协议”。雷克萨斯限定旗下车型的销售价格以及终端各种乱加价行为明显违背了《反垄断法》,违背了市场规则。业内人士认为,这次处罚的金额对雷克萨斯而言更像是一个警示,在客观上打击了雷克萨斯的价格垄断行为,有利于重新调整消费者和雷克萨斯品牌之间的关系。

  根据《汽车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经销商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销售或收取额外费用。凭借着全进口车的身份,雷克萨斯以饥饿营销的方式,直接或者间接地哄抬各车型的售价,让加价现象层出不穷,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使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害。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合理吗?

  尽管中国车市当下正面临下行调整,但雷克萨斯近两年在中国市场销量逐年攀升:2018年,其在中国市场销量突破16万辆; 2019年11月雷克萨斯在华销量达19325台,同比增长16.5%,1-11月份雷克萨斯在华累计销量为180239台,同比大增21%。其2019年实现20万辆的销售已无悬念。

  在林肯、凯迪拉克等美系二线豪华品牌纷纷实现国产、价格一降再降,但销量却远不如预期的情况下,雷克萨斯坚持进口车利润驱动的做法,反而在近几年为其销量带来了更大的助益。

  与2019年中国车市“降”字当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雷克萨斯目前各款车型售价相当坚挺,个别车型在终端市场加价提车已成常态。以雷克萨斯LX为例,在经销商处,该车型需要加价20万-30万元,订车也需要等待更长的周期;最为畅销的ES系列,需要加价1.5万-2万元。近期开启预售的雷克萨斯LM甚至有市场传闻要加价高达100万元才能提车。坊间对此的戏称是——客户:“加价80万可以提现车吗?”销售员:“不好意思先生,没有这么大优惠!”

  采访中,多位行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可否认,雷克萨斯作为注重品牌与服务的豪车品牌,当下深受中国消费者喜爱,许多人不惜加价、托关系也要买,但这种青睐本应是雷克萨斯最该呵护的‘羽毛’,而不应该成为搞小动作,以此任性收割消费者的理由。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追逐利润之外,汽车厂商应该守住基本商业规则底线。”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雷克萨斯中国业务近期遭遇的问题曝光,其中国业务也在近期迎来了全新人事调整。在丰田近期公布的最新中国区人事调整名单中,原雷克萨斯中国执行副总经理大竹仁将接替离任回国的水谷雅史,出任一汽丰田常务副总经理。原广汽丰田执行副总经理李晖接任大竹仁,担任雷克萨斯中国执行副总经理。

  原雷克萨斯中国市场推广部部长陈忱升任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负责市场推广和产品策略企划。原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徐崙回归丰田中国,负责新出行业务。原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植田浩一调整为高级主查,仍然协助负责市场推广和产品策略企划。而在丰田多个事业板块历练过的原丰田金融副总经理郎立新,任满回归雷克萨斯中国,担任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负责零件和精品业务。

  在李晖、陈忱等本土化高管全面擢升后,开年第一课既得平衡日方唯利润的优先级考量,同时又需要投注精力多关注中国业务的市场透明化。车市难,在车市中逆水行舟难上加难,一位老汽车媒体人评价:2020年的中国车市,卷起的不一定是沙子,很可能是石头。


(责任编辑:hjr)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闽ICP备17012398号 Copyright · 1999-2016 海西质量网 ZLW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郑重声明:本站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本站转载的文章及图片,其版权均由原作者或原刊载媒介拥有。 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根据有关规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主办单位: 福州万里行文化传播公司
地 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华林路139号屏东大厦十四层
电 话:(0591)87862834 传真:(0591)87867959 邮箱:271444080@qq.com